首页 > 司法研究 > 正文阅览
标亮 聚焦命中
转第
下载 打印 转发
保留字段信息
页面宽度(px):

页面宽度范围为200至2000

公安机关拒绝合法信息查询构成不作为

【裁判要旨】公安机关作为其辖区内户口登记机关,依法向有关单位或个人提供公民信息,这不属于泄露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公安机关在提供公民信息的同时,可以告知不得将获得的公民信息泄露给他人以及泄露给他人应自行承担的相应法律责任。公安机关拒绝向合法申请查询的有关单位或个人提供公民信息的行为,属于行政不作为,有关单位或个人可以提起履责之诉。

□案号 一审:(2018)辽0103行初460号 二审:(2019)辽01行终743号

【案情】

原告:吴某涛。

被告:辽宁省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沈水湾派出所(以下简称沈水湾派出所)。

吴某涛系辽宁盛恒律师事务所律师。2018年10月16日,吴某涛持律师调查专用介绍信、律师证、授权委托书,向沈水湾派出所查询高××、高×、张×的个人信息。沈水湾派出所工作人员拒绝了吴某涛的查询申请。吴某涛于同年11月6日诉至沈阳市沈河区人民法院,要求判令沈水湾派出所履行协助其调取高××、高×、张×的个人信息的法定职责,并赔偿因行政不作为给其造成的经济损失1万元。

【审判】

沈阳市沈河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沈水湾派出所依法向有关单位或个人提供公民信息,此举并不属于泄露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若获得公民信息的有关单位或个人将公民个人信息泄露给他人,应自行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本案中,吴某涛提供了调查所需证明材料,向沈水湾派出所申请调查公民信息,符合法律规定,沈水湾派出所拒绝为吴某涛提供公民信息的行为属于行政不作为,故对吴某涛要求沈水湾派出所履行法定职责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对于吴某涛提出的赔偿请求,因沈水湾派出所的不作为行为可以纠正,吴某涛主张的经济损失目前也没有实际发生,且与沈水湾派出所的不作为行为亦不具有因果关系,故该项赔偿请求无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依照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33条的规定,沈河区法院判决:一、被告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沈水湾派出所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对原告吴某涛申请调查高××、高×、张×的个人信息履行法定职责;二、驳回原告吴某涛的赔偿请求。诉讼费50元,由沈水湾派出所承担。

一审宣判后,沈水湾派出所不服,向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沈水湾派出所上诉称,原审适用法律为律师法第二十五条第二款,该法条明确规定律师的行为为调查取证,内容为与承办法律事务有关的情况。公民信息属于个人隐私受法律保护,不属于证据及与承办法律事务相关,且该法条规定的是律师的权利,并未规定被调取单位及个人的义务。吴某涛调取的信息未经被收集者同意,故还需要法院相关调查手续。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判令被上诉人承担诉讼费。

沈阳中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中,吴某涛申请调查公民信息时,向沈水湾派出所提供了调查专用介绍信、律师证、授权委托书等材料,能够证明其作为律师,接受委托人的委托,并经律师事务所的指派,向沈水湾派出所调查其受委托案件的被起诉人的人口信息,属于调查与其承办法律事务有关的情况。沈水湾派出所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应向吴某涛提供包括被查询人的姓名、性别、民族、出生日期、常住户口所在地址、公民身份号码等信息。沈水湾派出所依律师法的规定,向符合条件的律师提供与其承办法律事务有关的公民人口信息的行为,不属于泄露公民个人信息。沈水湾派出所在查询时可以告知查询律师应承担的责任及义务。吴某涛对所查询的公民人口信息应当依法合理使用于所承办的法律事务,不得泄露有关人员的隐私,否则应自行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沈阳中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本案涉及公安机关的行政不作为。关于行政不作为,是指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向有关行政机关提出申请,要求行政机关依据法律、法规及规章的有关规定履行法定职责,而行政机关采取消极的方式,拖延履行或者拒绝履行职责的行为。不作为是一种消极不履行法定职责的行为,是一种行政失职行为。具体表现为行政机关应保护不保护,应管理不管理、应发放不发放、应答复不答复以及无理拒绝等情形,属于违法行政行为。

针对本案而言,向查询申请人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是公安机关依法应当履行的职责,在查询申请人提供了查询所需要的完备材料后,公安机关即应向其提供公民个人信息。

一、公安机关向查询申请人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系其法定职责的依据

根据《户口登记条例》第三条第一款、第二款规定,户口登记工作,由各级公安机关主管。城市和设有公安派出所的镇,以公安派出所管辖区为户口管辖区;乡和不设公安派出所的镇,以乡、镇管辖区为户口管辖区。乡、镇人民委员会和公安派出所为户口登记机关。据此,本案中,沈水湾派出所作为区级公安机关的派出机构,主管其辖区内户口登记工作。吴某涛向沈水湾派出所提出查询公民人口信息的申请,属于该派出所管辖的职权范围,派出所具有向查询申请人依法提供所辖区域公民个人信息的法定职责。

查询申请人向公安派出所提出查询公民信息申请后,公安派出所应当对查询申请人的申请进行审查,并在审查后作出相应的行政行为。审查查询公民信息申请的重点应当为查询申请人的查询事由是否符合法律规定。本案中,吴某涛向沈水湾派出所提出查询公民信息申请,并提供了能够证明其作为律师,接受委托人的委托,经律师事务所的指派调查其受委托案件的被起诉人的个人信息调查的专用介绍信、律师证、授权委托书等相关材料,该情形符合律师法第三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故沈水湾派出所应当依法向吴某涛提供被查询人的公民人口信息。

二、公安机关向有关单位或个人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是否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沈水湾派出所提出了公民信息保护已被列为刑法的调整范围,故其无权将公民个人信息泄露给他人的主张。公民信息是指以电子或其他方式记录能够单独或者与其他信息结合识别特定自然人身份的或者反映特定自然人活动情况的个人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证件号码、通信通讯联系方式、住址等。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中规定,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将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提供给他人的,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同时,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亦明确规定,违反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有关公民个人信息保护的规定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中规定的违反国家有关规定。由此可见,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前提是违反国家有关规定,而依据律师法的规定向符合条件的律师提供与其承办法律事务有关的公民人口信息的行为,显然是依法之举,不属于侵害公民隐私和泄露公民个人信息,更不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

三、公安机关依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的配套举措

公安机关向查询申请人依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系其履行法定职责的体现,但公安机关提出的存在泄露公民个人信息的顾虑也确实值得注意。针对此问题,笔者认为,在公安机关依法向查询申请人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的同时,可以通过签署保密告知书等形式,书面告知查询申请人对所查询的公民个人信息应当依法合理使用,不得泄露有关人员的隐私,以及告知泄露公民个人信息的法律后果,从而实现对公安机关工作人员依法履行职责后的法律保护,不断提高其履职意识和服务理念,促进行政机关依法行政。

【注释】

作者单位: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法院

友情链接 : 最高人民法院 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名录 SUPREME COURT OF THE PHILIPPINES ສານຄົນລາວຊົນສູງສຸດ ក្រសួងការបរទេសនិងសហប្រតិបត្តិការអន្តរជាតិ THE SUPREME COURT OF THE REPUBLIC OF THE UNION OF MYANMAR JUDICIARY OF BRUNEI DARUSSALAM ศาลฎีกาของไทย Tòa án nhân dân tối cao Việt Nam SUPREME COURT OF SINGAPORE Mahkamah Persekutuan Malaysia Mahkamah Agung Republik Indonesia 北大法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