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司法研究 > 正文阅览
标亮 聚焦命中
转第
下载 打印 转发
保留字段信息
页面宽度(px):

页面宽度范围为200至2000

刑法讲座

  第十讲 刑罚的概念、目的和种类
  一、刑法的概念
  刑罚是惩罚犯罪的一种强制方法。犯罪和刑罚是刑法中的两个有机组成部分,是刑法的基本内容。
  刑罚对犯罪者的惩罚是通过法庭、监狱而实现的。法庭、监狱和军队、警察一样,都是统治阶级手中的锐利武器,它们都是国家的强制力,都是统治阶级对被统治阶级实行专政的工具。
  作为一种阶级斗争的工具来讲,刑罚比起武装力量来,是统治阶级经常广泛使用的斗争工具,而武装力量主要用于战争时期。无产阶级夺取了政权、变为统治阶级之后,也要用刑罚这个武器来对付自己的阶级敌人,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革命的人民如果不学会这一项对待反革命阶级的统治方法,他们就不能维持政权,他们的政权就会被内外反动派所推翻,内外反动派就会在中国复辟,革命的人民就会遭殃。”(《毛泽东选集》第4卷,第1483页)
  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我国刑罚和一切剥削者国家的刑罚,在阶级本质上,在对社会发展所发挥的影响上,在刑罚方法上,以及在同犯罪作斗争的作用上,都有原则的区别。我国刑罚是掌握在无产阶级和全国各族人民手中的重要工具,它的锋芒是指向那些反抗社会主义革命、破坏社会主义建设的各种反革命和其他犯罪行为的。一切剥削者国家的刑罚,是少数占统治地位的剥削者用来保护自己利益和镇压广大劳动人民的工具。我国刑罚是人民法院代表国家,依照法律对犯罪分子所使用的一种强制方法。这种强制方法与其他强制方法相比,其特点是:(1)它是严厉的强制方法;(2)它只能对犯罪分子适用;(3)它只能由人民法院代表国家适用。
  二、刑法的目的
  首先是镇压敌人,改造罪犯。我国刑罚除了对极少数罪大恶极的犯罪分子判处死刑以外,对绝大多数犯罪分子通过适用刑罚这个专政武器,分别不同情况,判处不同刑罚,强迫他们劳动改造,并进行思想教育,使之改恶从善,成为有益于社会的自食其力的新人。
  其次、对人民内部的犯罪分子,人民法院给予一定的刑罚,这种惩罚是说服教育方法的辅助手段,以保证思想教育发生更好的效果。
  第三,通过对犯罪分子的惩罚,它对于社会上的阶级敌人,可以起到震慑的作用。
  此外,通过对犯罪分子的惩罚,也教育人民群众,提高革命警惕,加强法制观念,与各种犯罪作斗争。
  三、刑法的种类
  为了有效地同反革命分子和其他刑事犯罪分子作斗争,必须制定多种刑罚方法。这是根据我国刑法的阶级本质、阶级斗争和犯罪分子的实际情况和适用刑罚的目的需要所决定的。犯罪不仅有性质的区别,而且同一性质的犯罪,各个案件的具体情节也各有不同。对各种不同性质和情节的犯罪,惩罚方法也必须区别对待,有所不同。
  我国刑法第二十七、二十八、二十九条规定,刑罚分为主刑和附加刑。主刑的种类是:管制、拘役、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死刑;附加刑的种类是:罚金、剥夺政治权利、没收财产。主刑在判决中可以单独判处,也可以同时适用附加刑,但是每个主刑都不能作为其他刑罚(包括主刑相互之间)的附加刑适用。附加刑可以单独适用,也可以作为主刑的附加刑适用。
  (一)管制
  管制是对犯罪分子不实行关押,但限制一定自由,在政府和群众监督下,进行劳动改造的一种刑罚方法。
  管制具有两个特征:(1)对犯罪分子不实行人身拘禁,但是又限制其一定的自由;(2)对被判处管制的犯罪分子,管制期间,在劳动中应同工同酬。
  管制适用罪恶程度轻微还不需要判处拘役、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分子,包括少数反革命分子和某些其它犯罪分子。
  根据刑法第三十四条规定,被判处管制的犯罪分子,在执行期间,必须遵守法律、法令,服从群众监督,积极参加集体劳动生产或者工作;向执行机关定期报告自己的活动情况;迁居或者外出必须报经执行机关批准。
  “管制的期限,为三个月以上二年以下。”“管制由人民法院判决,由公安机关执行。”(刑法第三十三条)
  “被判处管制的犯罪分子,管制期满,执行机关应即向本人和有关的群众宣布解除管制。”(刑法第三十五条)
  “管制的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二日。”(刑法第三十六条)
  (二)拘役
  拘役就是对犯罪分子短期剥夺自由的一种刑罚方法。对于判处拘役的犯罪分子实行短期拘禁,并在监管中实行劳动改造。这种刑罚方法适用于一些较轻微的犯罪。
  根据刑法第三十七、三十八条规定,拘役的期限,为十五日以上六个月以下,由人民法院判处,公安机关就近执行。在执行期间,被判处拘役的犯罪分子每月可以回家一天至两天,参加劳动的,可以酌量发给报酬。
  “拘役的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由于拘役是一种剥夺自由的刑罚,“判决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拆抵刑期一日。”(刑法第三十九条)
  (三)有期徒刑
  有期徒刑就是剥夺犯罪分子一定期限的自由,对有劳动能力的,还实行强迫劳动改造的一种刑罚方法。
  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有期徒刑这种刑罚方法适用范围较广,法律规定的幅度也较大。
  “有期徒刑的期限,为六个月以上十五年以下。”(刑法第四十条)
  “有期徒刑的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刑法第四十二条)
  (四)无期徒刑
  无期徒刑是对犯罪分子采取剥夺终身自由,对有劳动能力的并实行强迫劳动改造的一种刑罚方法。它是我国人民同反革命罪犯和其他各种重大的刑事犯罪分子作斗争的重要手段之一。这种刑罚主要适用于那些罪行严重,不够判处死刑,而判处有期徒刑又不足以给予有力打击和平息民愤的犯罪分子。同时,由于无期徒刑介于死刑和有期徒刑之间,它对于减少死刑、贯彻少杀的政策,也有重要的意义。
  (五)死刑
  死刑是剥夺犯罪分子生命的刑罚。是我国刑罚中最严厉的刑罚方法。
  列宁指出:“任何一个革命政府没有死刑是不行的,全部问题仅在于该政府用死刑这个武器来对付哪一个阶级。”(《列宁全集》第30卷,第9页。)毛泽东同志指出:“解放以后,我们肃清了一批反革命分子。一些有严重罪行的反革命分子被处了死刑。这是完全必要的”。(《毛泽东选集》第5卷,第377页)我国阶级斗争还没有结束,还有反革命分子、敌特分子和其他严重的犯罪分子,所以现在还不能也不应该废除死刑。“死刑只适用于罪大恶极的犯罪分子。”(刑法第四十三条)
  我国对于死刑的适用,一贯坚持严肃谨慎的方针,不仅在刑事立法上对其适用范围加以严格控制,而且在死刑适用的程序上,也作了特别的规定。“死刑除依法由最高人民法院判决的以外,都应当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刑法第四十三条二款)
  为了贯彻“少杀”政策,全国解放后,在长期同犯罪作斗争的过程中,在毛泽东同志领导下,我国还创立了“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强迫劳动,以观后效”的“死缓”政策。对于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罪犯,给予最后悔改的机会,然后根据他们在缓期两年执行期间劳动改造的表现,来决定是否执行原判死刑。“如果确有悔改,二年期满以后,减为无期徒刑;如果确有悔改并有立功表现,二年期满以后,减为十五年以上二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果抗拒改造情节恶劣、查证属实的,由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或者核准,执行死刑”。(刑法第四十六条)
  根据刑法第四十三条二款规定,死刑缓期执行的,可以由高级人民法院判决或者核准。
  “死刑缓期执行的时间,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死刑缓期执行减为有期徒刑的刑期,从裁定减刑之日起计算”。(刑法第四十七条)
  (六)罚金
  罚金是对犯罪分子实行金钱剥夺的一种刑罚方法。罚金和行政罚款是有区别的,前者是人民法院对犯罪分子适用的,后者是由公安、税务等行政部门对违法人员适用的。但两者属于强制处分则是相同的。罚金和赔偿损害的性质也是不同的。有些赔偿损害,由犯罪行为所引起,例如,因伤害而由犯罪者付给被害人的医药费或者一定时期的生活费,但这是属于刑事案件的附带民事赔偿问题,不是一种刑罚。
  罚金是一种较轻的刑罚方法,在独立适用时是对犯罪性质和情节较轻的罪犯适用的;对于重犯则是作为附加刑适用。罚金主要适用于那些财产与经济犯罪的分子。
  人民法院在判处罚金的时候,应根据犯罪情节和犯罪分子的财产状况,决定罚金的金额。罚金在判决指定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的,强制缴纳。如果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缴纳确实有困难的,可以酌情减少或者免除。(刑法第四十九条)
  (七)剥夺政治权利
  剥夺政治权利就是剥夺犯罪分子参加国家管理和其他政治生活的权利的一种刑罚方法。
  根据刑法第五十二条规定,剥夺政治权利附加适用于反革命分子,对于其他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犯罪分子,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附加剥夺政治权利。
  剥夺政治权利的内容,根据我国刑法第五十条规定是:“(一)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二)宪法第四十五条规定的各种权利;(三)担负国家机关职务的权利;(四)担负企业、事业单位和人民团体领导职务的权利。”
  剥夺政治权利的期限,根据刑法第五十一条、五十三条的规定,为一年以上五年以下,但对判处死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应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在死刑缓期执行和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的时候,应当把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期限改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判处管制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期限与管制的期限相等,同时执行。
  根据刑法第五十四条规定,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刑期,从徒刑、拘役执行完毕之日或者从假释之日起计算;剥夺政治权利的效力当然施用于主刑执行期间。这就是说,对于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犯罪分子,其剥夺政治权利分为两段:一段是服刑期间,其期限与主刑的刑期相等;一段是主刑执行完毕或者假释之后,再执行判决确定的剥夺政治权利的期限。
  (八)没收财产
  刑法第五十五条规定,没收财产是将犯罪分子个人所有财产的一部或全部强制收归国家所有的一种刑罚方法。
  这种刑罚主要适用于那些罪行严重的反革命犯、大贪污犯、大烟毒犯、大走私犯、大投机倒把犯以及伪造国家货币等罪犯。这些犯罪分子的财产大都是用犯罪手段得来的。为了使其不再利用这些财产继续作案,没收这些犯罪的财产是完全必要的。但判处没收财产的时候,不得没收犯罪分子的家属所有或应有的财产。
  第十一讲 量刑
  一、量刑的一般原则
  刑事案件中的量刑,就是人民法院对犯罪分子依法判处适当刑罚的一种审判活动。
  量刑,是审判工作中的重要环节,也是审判活动的完成阶段,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对事实已经调查清楚、证据已经核对确凿的案件,如果确认被告无罪的,即宣告无罪判决;如果确认被告已构成犯罪的,就要解决对犯罪分子处以何种刑罚和确定轻重的问题。一个案件处理的结果,集中反映在定罪量刑上,量刑是否适当,直接关系到能否正确贯彻执行法律,能否稳准狠以准为重点地打击阶级敌人,保护人民利益,教育群众守法的大问题,也是衡量审判工作质量的一个重要方面。只有准确地适用刑罚,不枉不纵,实事求是,罪刑相应,才能达到适用刑罚的目的,充分发挥审判工作保障社会主义民主与专政、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的作用。毛泽东同志一九五一年四月在一个批语中指出:“重罪轻判是错误的,轻罪重判也是错误的”。如果重罪轻判,就会姑息养奸,助长他们的反动气焰,不利于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反之,如果象林彪、“四人帮”极左路线那样,“凡事左三分”,把不该判的判了,或者该宽不宽,轻罪重判,就会导致颠倒敌我,混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极大地损害无产阶级专政。
  正确的量刑是一件非常复杂和细致的工作,审判人员必须从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这个指导思想出发,严肃、慎重地搞好这一工作。根据刑法规定的精神和审判实践经验,我们认为,量刑要遵守以下一般原则:
  (一)罪刑相适应原则。刑法五十七条规定:“对于犯罪分子决定刑罚的时候,应当根据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判处。”犯罪事实是量刑的基础和根据,必须采取唯物主义的科学态度,深入实际,调查研究,把案件事实搞清楚,证据搞确凿。犯罪的性质不同,对社会危害程度也不同。能否正确认定犯罪的性质,直接影响到刑罚的适用是否适当,必须根据犯罪事实,按照法律,正确分清罪与非罪、反革命罪和其他刑事犯罪、以及这一犯罪和那一犯罪的界限。同一性质的犯罪,由于动机、目的、危害结果、以及作案手段、时间、地点、环境等情节不同,也会影响到量刑的轻重。只有考察了案件的这些全部情况之后,才能对社会危害程度作出正确的估计,依法给予恰当的刑罚,做到罚当其罪。
  (二)依法裁量原则。量刑必须依照刑法规定的负担刑事责任的原则,严格地在法定刑限度内适用法律,决不允许乱立罪名刑种,随意超越法定刑的幅度滥施刑罚。所谓法定刑,就是对某一种犯罪,刑法分则上规定的处刑幅度。由于犯罪现象非常复杂,刑法不可能对每种罪的量刑标准作出绝对的规定,为了便于审判人员从每个案件的实际出发,把原则性和灵活性结合起来,刑法对每种罪只规定了相对确定的刑罚标准,在最高和最低的法定刑之间,或者轻重刑种之间,有一个可供选择适用的幅度,除了特殊情况的减轻或免除刑罚的以外,量刑都必须在法定刑限度内决定适用的刑罚,在一般情况下,不允许突破法定刑所规定的幅度。
  (三)个人负责原则,量刑除应做到罪刑相适应,犯什么罪,依法给予什么刑之外,还必须严格遵守罪责自负,严禁株连的原则。所谓个人负责,就是谁犯罪,就由谁负刑事责任,依法受到惩罚。我们要彻底肃清林彪、“四人帮”以“莫须有”罪名横加株连,陷害无辜的封建法西斯暴行的流毒,坚持在政治上不歧视、更不允许加害犯罪分子的无辜家属、亲友;在经济上亦不能使他(她)们遭到不应有的损失。
  此外,量刑中全面考察犯罪分子有无前科,犯罪前一贯表现,犯罪后的认罪态度和悔改表现等情况,对于揭露犯罪分子的本质,考虑罪犯本人恶性大小,决定适当刑罚,无疑是有意义的,但必须贯彻适用法律人人平等的原则,决不能把出身、成份作为定罪量刑的标准和依据。
  二、从重从轻的情节
  量刑除遵守上述原则外,为了更好地贯彻区别对待的政策,还必须根据刑法第五十八条对“犯罪分子具有本法规定的从重处罚、从轻处罚情节的,应当在法定刑的限度以内判处刑罚”的规定,认真研究从重从轻情节,才能切实做到量刑适当。
  量刑上掌握从重从轻问题,是指审判人员根据案件的具体情节,在法定刑限度内,选择适当的刑罚进行判处。关于一个案件中从重从轻的处刑标准问题,有些学者认为如果某种罪的法定刑只有一种,并规定有一定幅度的,从重的应在最高与最低的法定刑幅度的二分之一以上判处,从轻的在二分之一以下判处;如果某种罪的法定刑规定了两种以上刑罚的,从重的应按次重或最重的刑罚判处,从轻的按次轻或最轻的刑罚判处。例如刑法第九十五条规定,持械聚众叛乱的积极参加者,“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它的最高与最低的法定刑之间幅度是八年,从重的应判七年(包括七年)以上;从轻的应判六年(包括六年)以下。又如刑法第一百三十九条三款规定的强奸致人重伤、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从重的判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从轻的判无期徒刑或者有期徒刑。当然这种意见,只供参考,不是法律规定。
  有些案件的从重从轻情节往往比较复杂,要从实际出发,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根据刑法规定和审判实践看,主要的从重从轻情节有:
  (一)从重情节:
  ①累犯。“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分子,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三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刑法第六十一条)。但对“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的反革命分子,在任何时候再犯反革命罪的,都以累犯论处”,(刑法第六十二条)如果不是再犯反革命罪的,应按本法第六十一条规定处理。
  ②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主犯,应当从重处罚(刑法第二十三条)。
  ③教唆不满十八岁的人犯罪的,应当从重处罚(刑法第二十六条)。这对于保护与教育青少年有重要的意义。
  ④犯罪动机特别恶劣或者犯罪手段特别残酷的。前者如出于陷害、报复等卑鄙动机而实施的犯罪;后者如用毒辣、残忍等手段实施侵犯人身权利的犯罪。这都说明犯罪分子具有很大的社会危险性,应当从重惩处。
  ⑤对未成年人、老弱病残的人、孤立无援的人或处于从属地位的人而实施犯罪的,也应从重处罚。
  (二)从轻情节:
  ①犯罪后自首的,可以从轻处罚。(刑法第六十三条)犯罪分子在犯罪事实被发觉前或被发觉后,主动向有关机关投案自首(当然在处理上两者还应有所区别),说明了他有了一定的悔改表现,不再继续作恶而归附国法,从适用刑罚的目的来看,从轻处罚是适当的。
  ②真诚坦白,认罪态度好。如实交待罪行;或者犯罪后采取措施减轻或者消除危害后果的。对这类犯罪分子从轻处罚,对保护国家和人民利益和鼓励犯罪分子悔改自新,有积极作用。
  ③犯罪行为造成损害结果较轻的,可以从轻处罚。
  ④一时激于义愤而犯罪的。这种犯罪主要是指因受压迫或者严重侮辱,以及对不符合社会道德行为之憎恨,罪犯在一时愤激状态下实施的偶发的而不是预谋的犯罪。这种犯罪行为显然恶性较小,应从轻处罚。
  三、减轻处罚和免除处罚
  刑法除规定量刑时要考虑从重从轻情节外,还规定了可以减轻和免除处罚。这种规定对于鼓励犯罪分子改恶从善,孤立和集中打击最顽固的敌人,挽救失足者,有着重要的意义。
  刑法第五十九条规定:“犯罪分子具有本法规定的减轻处罚情节的,应当在法定刑以下判处刑罚。”“犯罪分子虽然不具有本法规定的减轻处罚情节,如果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判处法定刑的最低刑还是过重的,经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决定,也可以在法定刑以下判处刑罚。”除此之外,刑法在有关条文中还规定,对某些已构成犯罪的犯罪分子,如果认为判处低于法定刑的最轻刑罚都无必要时,还可以免除处罚。根据刑法规定和审判实践,属于减轻或免除处罚的情节,主要有下述几种:
  1、自首并有立功表现的。犯罪后投案自首的,或者揭发他人重大罪行属实的,或者有其他立功表现,可以减轻或免除处罚。
  2、预备犯,未遂犯,从犯,在犯罪过程中,自动中止犯罪或者自动有效地防止犯罪结果发生的罪犯,依照刑法规定,区别不同情况,可以分别减轻或免除处罚。
  3、正当防卫和紧急避险行为,不负刑事责任。但如果超过必要限度造成不应有的危害的,应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酌情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4、被胁迫、被诱骗犯罪的,应当按照他的犯罪情节,比照从犯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刑法第二十五条)
  在运用减轻或免除处罚时,必须采取十分严肃慎重的态度,务求减、免正确适当。不该减、免的而减、免了,会放纵犯罪分子,破坏法制,不利于保障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而该减、免的不减、免,就不能体现惩办与宽大相结合的政策,同样对国家和人民不利。
  第十二讲 数罪并罚
  在审判实践中,除遇到一人犯一罪的案件外,还常常遇到一人犯数罪的案件。这类案件的情况有时很复杂,处理时除了要遵守量刑的一般原则外,还必须适用数罪并罚的原则,我国刑法总则第四章第四节对此作了专门规定。
  一、数罪并罚的概念
  数罪并罚,就是对在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或者在刑罚执行中又发现新罪或者又犯新罪的,对所犯的数罪分别定罪量刑,按照一定的原则确定执行的刑罚。
  要正确地适用数罪并罚,必须首先从理论上弄清什么是数罪,划清一罪与数罪的界限。成立犯罪要有犯罪的主体和客体,还必须具备构成犯罪的主观要件和客观要件,而且必须是主观和客观要件的统一。如果犯罪分子故意或过失实施了一次犯罪行为,构成了犯罪的,是一罪;如果实施了两次以上的犯罪行为,两次以上地触犯了相同的或不同的罪名,就是数罪。例如某犯先强奸了妇女某乙,次年又强奸了妇女某丙,这是两个故意实施的两个犯罪行为,两次触犯了一个相同的罪名(强奸罪),这是数罪。又如某犯在山林中强奸一妇女时,被一打柴儿童看见,该犯怕被儿童告发而将其杀死,这也是两个故意实施的两个犯罪行为,触犯的是两个不同的罪名(强奸罪和杀人罪),这也是数罪。
  搞清犯罪分子一人犯数罪后,就便于对数罪中的各个罪分别定罪量刑,然后再合并起来,按照限制加重的原则,处以较重的刑罚,有利于向这类社会危害性大的犯罪分子作斗争。同时,就各罪分别定罪量刑,就可以做到罪责分明,不错不漏,改变过去有的地方采取“估堆”办法,严格依法办案。分别定罪量刑后,就可以清楚地看出数罪中的每个罪是怎样认定的,怎样量的刑,定性准不准,量刑适当不适当,一下就能检查出来,这不仅有助于准确地适用法律,即使错了也容易发现和纠正。所以数罪并罚原则是科学的、合理的量刑方法。
  二、数罪并罚的原则
  一般说来,一人犯数罪比一人犯一罪的社会危害性大,犯罪分子恶性较深,改造也较难一些,必须给以加重处罚,为此就需要规定一些特殊的处罚原则,来解决这类案件的量刑问题。
  刑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的,除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的以外,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过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过一年,有期徒刑最高不能超过二十年。”
  依照本条规定,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不发生数罪并罚的执行问题,这是不言自明的。因为数罪中判了几个死刑或有一个是死刑的,只能执行一个死刑,判了几个无期徒刑或一个是无期徒刑的,只能执行一个无期徒刑。决不能将有期徒刑与无期徒刑加起来改为执行死刑。
  判处两个以上管制、拘役、有期徒刑的,根据限制加重的原则,即是将数罪分别量刑后,在数罪的总和刑期以下,数罪中最高刑期以上这个幅度内,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这样做既是加重处罚,但加重又是有限制的。管制最高不能超过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过一年,有期徒刑最高不能超过二十年。例如某犯在判决宣告前犯有三个罪,一罪判刑十年,一罪判刑八年,一罪判刑五年,数罪的总和刑期为二十三年,数罪最高徒刑是十年,便在二十三年以下十年以上这个限度内,根据罪犯的具体情况,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最高不得超过二十年。采取这个原则,既体现了对犯数罪的犯罪分子,给与适当的加重处罚,有利于向这类犯罪作斗争,又体现了法律的原则性与灵活性相结合,避免了不必要的重判。
  数罪中判处有罚金、剥夺政治权利、没收财产等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须执行。
  判决宣告以后,刑罚还没有执行完毕以前,发现被判刑的犯罪分子在判决宣告以前还有其他罪没有判决的,根据刑法第六十五条规定:“应当对新发现的罪作出判决,把前后两个判决所判处的刑罚,依照本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决定执行的刑罚。已经执行的刑期,应当计算在新判决决定的刑期以内”。例如某甲犯有盗窃、强奸、重伤三个罪,判决时仅判处盗窃罪徒刑三年,强奸罪徒刑六年,并罚决定执行刑期七年,服刑三年后才发现重伤罪,将重伤罪判刑四年,将前后两个判决合并,即在总和刑十三年以下六年以上,决定执行的刑期,再减去已执行的三年,便是继续执行的刑期。
  判决宣告后,刑罚还没有执行完毕以前,被判刑的犯罪分子又犯罪,根据刑法第六十六条规定:“应当对新犯的罪作出判决,把前罪没有执行的刑罚和后罪所判处的刑罚,依照本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决定执行的刑罚”。例如某甲原犯反革命罪被判刑九年,服刑五年后,又犯盗窃罪处刑六年,即以前罪未执行的四年与新罪六年合并,在十年以下六年以上决定执行的刑期。犯罪分子在服刑过程中又犯新罪,说明恶性较深,不服改造,对已经执行的刑期不予减除,较第六十五条中规定在执行中发现漏罪的处罚稍重,是完全合理的。
  如果犯罪分子在服刑期中,发现原来未判的罪或者新犯的罪,应判无期徒刑或死刑时,应执行无期徒刑或死刑。
  三、不适用数罪并罚的几种情况
  适用数罪并罚的情况比较复杂,有的虽已构成数罪,并不适用上述原则处理;有的形式上是数罪,实质是一罪,也不适用上述原则处理。这些情况主要有:
  (一)惯犯。犯罪分子以某种犯罪为常业或者以犯罪所得为其生活的主要来源的叫惯犯。如刑法第一百一十八条中“以走私、投机倒把为常业的”,第一百五十二条中的“惯窃、惯骗”,第一百六十八条中“以赌博为业的”等。惯犯实施多次同样的犯罪行为,与数罪相似,但由于这种犯罪危害性大,为了加强同这类犯罪作斗争,刑法已另行规定,故不适用数罪并罚。
  (二)连续犯。犯罪分子一次故意连续实施几个行为,触犯同一个罪名的叫连续犯。实际生活中这类犯罪较多,如某犯一次购进毒品,多次零售卖出。商店的保管员,多次侵占公物。某犯与王某有仇,意欲杀死王的全家,一夜闯入王家杀害三口等等,都属于这种情况。这种连续犯罪行为,不是出于两个以上的故意,不适用数罪并罚,只是一罪中情节恶劣,后果严重的行为。
  (三)牵连犯。犯罪分子出于直接追求一个犯罪目的,而实施犯罪的方法或结果触犯了其他罪名的叫牵连犯。例如某犯伪造结婚证去与他人重婚,追求目的是重婚,而犯罪手段上触犯了“伪造证件罪”。某犯为了营利而盗窃铁路上的枕木出卖,结果造成停车事件,触犯了“破坏交通设备罪”。这种犯罪实质上已构成数罪,但由于犯罪的目的只有一个,不按数罪并罚处理,应按处刑最重的罪处罚。
  (四)结合犯。刑法上把某些容易同时发生的两个以上独立的犯罪,结合规定在一起而成为另一种罪的叫结合罪;触犯了这种罪名的,叫结合犯。例如刑法第一百四十二条规定的“以暴力、威胁、欺骗、贿赂等非法手段破坏选举或者妨害选民自由行使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行为,在性质上属数罪,由于已结合在一起,按一罪从重处罚。
  (五)持续犯。犯罪行为在时间上处于持续状态的叫持续犯。如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的“虐待家庭成员”罪,就不是指的偶尔的打骂或冻饿,持续行为是构成这种犯罪的特征,而不能把这种持续行为看做数罪,因此不按数罪并罚处理。
  第十三讲 缓刑、减刑、假释
  一、缓刑
  缓刑就是“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根据犯罪分子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认为适用缓刑确实不致再危害社会的,可以宣告缓刑。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处附加刑,附加刑仍须执行。”(刑法第六十七条)这种对原判刑罚有条件地不执行,就叫缓刑。
  缓刑不是一种刑罚,而是对某些罪行较轻的犯罪分子教育改造的一种方法。它的基本特点,是对判处的刑罚,决定不予执行,但又在一定时期内不失去执行原判刑罚的效力,用有条件地不执行刑罚的方法以达到刑罚的目的,从而既惩罚了犯罪,又起到了教育改造犯罪分子的作用。要正确地执行缓刑制度,关键在于要准确地掌握适用缓刑的条件,这些条件是:
  第一,适用缓刑的范围,是指判处拘役或者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判刑的长短,是和犯罪分子罪行的大小、危害社会的程度相适应的。对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适用缓刑,说明他们罪行较轻,社会危害性较小;反之,对那些社会危害性大,犯罪性质和情节严重恶劣的,就不能适用缓刑。但也并不是说,所有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都可以宣告缓刑,还必须结合其他条件来综合考虑。
  第二、适用缓刑的犯罪分子,必须是罪行较轻的。在审判实践中,缓刑一般适用于虐待罪、妨害公务罪、违反规章制度的犯罪、伤害罪等性质比较轻微的犯罪,以及那些犯罪动机、手段不很恶劣,危害较小,民愤不大的偶犯,就可以不用与社会强制隔离的办法来达到刑罚的目的。
  但刑法明确规定,对“反革命犯和累犯,不适用缓刑”(刑法第六十九条),因其性质严重,危害较大。
  第三,缓刑只适用于确实不致再危害社会和引起群众不满的犯罪分子。犯罪分子经过人民法院的全面考察之后,认为确有悔罪的具体表现,确信不把他强制与社会隔离也不致再继续作恶的,而且也不致引起犯罪分子所在单位和基层组织的群众不满的,才可以宣告缓刑。
  上述三个条件是统一的,不可分割的,对任何一个适用缓刑的犯罪分子,都必须同时具备这些条件,如果只具备其中部分条件,就不能适用缓刑。
  人民法院在宣告缓刑的同时,应规定一个缓刑考验期,来考察犯罪分子在此期间是否遵守了缓刑所必须遵守的条件,是否重犯新罪,以便决定是否执行所判处的刑罚。缓刑考验期的长短,应与犯罪的社会危害程度相适应。为了充分发挥考验期对犯罪分子的考察作用,发挥缓刑对犯罪分子的教育改造作用,把缓刑考验期比原判刑期规定稍长一些,是恰当的、合理的。故刑法第六十八条规定:“拘役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一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个月。有期徒刑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由公安机关交所在单位或者基层组织予以考察,如果没有再犯新罪,缓刑考验期满,原判的刑罚就不再执行;如果再犯新罪,撤销缓刑,把前罪和后罪所判处的刑罚,依照本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决定执行的刑罚”。(刑法第七十条)
  缓刑是一种既宽大又严肃的刑罚制度。在审判中运用这个制度,使犯罪分子根据一定的条件,在维持原判刑罚效力的影响下进行教育改造,实践证明,效果一般是较好的。
  二、减刑
  刑法第七十一条规定:“被判处管制、拘役、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在执行期间,如果确有悔改或者立功表现,可以减刑。但是经过一次或者几次减刑以后实际执行的刑期,判处管制、拘役、有期徒刑的,不能少于原判刑期的二分之一;判处无期徒刑的,不能少于十年。”
  减刑不是改判。改判是因为原判决有错误,因而撤销原判决而重新判决;减刑则不是推翻原判决所认定的事实和判处的刑罚,而是在原判决确定以后,对在执行期中确有悔改或有立功表现的犯罪分子,将原判处的刑罚予以减轻。这种减轻可以由较重的刑种减为较轻的刑种,或者由较长的刑期减为较短的刑期。
  减刑这一规定,主要是为了对劳动改造中的犯罪分子,正确贯彻执行惩办与宽大相结合、劳动改造与思想教育相结合的政策。在我们社会主义国家里,危害国家和人民利益的行为是要受到制裁的,但只要在服刑中真诚悔改,一贯遵守监规,积极劳动改造,确有悔改或立功表现,或有创造发明的,就可以得到宽大处理,可以减轻刑罚。这一规定对促使犯罪分子改造成为新人,有着积极的作用。
  在减刑幅度的掌握上,既要从鼓励推动犯罪分子积极劳动改造的目的出发,又要保证人民法院判决的稳定性和国家刑罚的严肃性。因此,如果一次减刑过少,如对判长期徒刑的减刑几天几星期,就不足以鼓励犯罪分子的改造;反之,如果盲目乱减不加限制,就会使一些狡猾的犯罪分子钻空子,达不到减刑的目的。为了不至于造成执行中的混乱,刑法规定经过一次或者几次减刑以后实际执行的刑期,判处管制、拘役、有期徒刑的,不能少于原判刑期的二分之一,判处无期徒刑的,不能少于十年,这是完全正确的,必要的。
  “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的刑期,从裁定减刑之日起计算。”(刑法第七十二条)
  三、假释
  刑法第七十三条规定:“被判处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执行原判刑期二分之一以上,被判处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实际执行十年以上,如果确有悔改表现,不致再危害社会,可以假释。如果有特殊情节,可以不受上述执行刑期的限制”。
  这条规定说明,假释就是对在执行刑罚中有悔改表现的犯罪分子,给予有条件的提前释放。这些条件是:
  第一,适用于判处有期徒刑和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假释一般地适用于那些罪行较严重、社会危害性较大,而被判处有期徒刑和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这是假释制度本身的性质决定的。对那些罪行较轻,社会危害性小,而被判处管制、拘役的犯罪分子,就没有适用假释的必要,如果他们有悔改和立功表现的,可给以减刑处理。
  第二,适用于有期徒刑已执行二分之一以上,无期徒刑已实际执行十年以上的犯罪分子。这是因为,犯罪分子是否已经确实悔改,不致再危害社会,是要经过一定时期的考察,通过劳动改造的实践检验,才能作出正确的判断。如果不规定一个起码的执行期限,就会发生各地掌握不一致的混乱现象,不但收不到适用假释制度的应有效果,还可能损害国家法律的稳定性和严肃性。
  第三,适用于确有悔改表现,不致再危害社会的犯罪分子。这是能否假释的最重要的条件,如果一个判处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已经执行了二分之一以上的刑期,没有悔改表现这个条件,是不能假释的。悔改表现主要从是否真诚悔悟、认罪服法、积极劳动改造以及有无立功表现等方面来检验,如果证实犯罪分子在思想上确已得到改造,而释放后,不致再危害社会的,就可以给予假释。
  假释制度的特点,是国家对假释的犯罪分子并没有丧失对其继续执行尚未执行的刑罚的可能性。这种可能性继续到何时,这就是假释考验期的问题。刑法第七十四条规定:“有期徒刑的假释考验期限,为没有执行完毕的刑期;无期徒刑的假释考验期限,为十年。假释考验期限,从假释之日起计算。”被假释的犯罪分子,在假释考验期限内,如果没有再犯新罪,就认为原判刑罚已经执行完毕;如果再犯新罪,撤销假释,把前罪没有执行完的刑罚和后罪所判处的刑罚,按照数罪并罚的原则,决定执行的刑期。
  正确地适用假释制度,就可以在既维护刑罚的严肃性,又使犯罪分子不致再危害社会的前提下,把一些服刑期中确有悔改表现,没有必要继续采取与社会隔离的强制改造的犯罪分子提前释放,有利于化这部分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可以有效地分化瓦解敌人,鼓励犯罪分子积极劳动改造,争取获得假释;也可以使劳动改造机关,集中精力管教那些必须加以关押改造的犯罪分子。可见规定假释制度是完全必要的,事实上也是行之有效的。
  第十四讲 时效
  一、时效的概念和意义
  刑法上的时效问题,就是指依照刑法的规定,犯罪经过一定的期限,不再追诉。即在刑法规定的时效期限以内,有关机关或受害人有权对犯罪分子提起追诉;如果超过了时效期限,就不得再行追诉。这就是追诉时效。
  我国刑法上确立时效制度,在理论上和实践上都有着重要的意义。首先从适用刑法的目的来看。实际生活中某些犯罪分子在犯罪以后,司法机关或受害人由于某种原因而未加追诉,经过一定期限,犯罪分子在社会的教育影响下,可能改恶从善,奉公守法,从事正当的工作和劳动,变成为无害于社会的人,从预防犯罪和改造犯罪的目的来衡量,再行追诉就没有必要了。其次从法制教育的观点来看。如果犯罪分子犯罪后,经过一定期限的实践证明,已不再继续作恶,改邪归正了,人民群众对他的看法也会随之改变,民愤也就会逐渐消失,这种情况下再去追诉,也会失去法制教育的意义。再次从刑事诉讼观点来看,犯罪行为,经过一定时期以后,就会时过境迁,证据散失和湮灭,证人也可能死亡和不知去向,要获得准确的人证、物证、旁证,都有很大的困难,无限期的追诉,会使公安机关事倍功半,收不到良好的效果,不易做到准确无误,不枉不纵,也不利于侦查、审判机关集中力量打击现行破坏活动。所以规定时效制度,是从人民利益出发的,是维护持久的稳定的社会秩序的一项措施。
  二、追诉时效的适用
  追诉时效的长短,应当和犯罪行为的社会危害程度、法定刑的轻重相适应。社会危害性大、处刑较重的犯罪,追诉的期限就应该长;社会危害性小、处刑较轻的犯罪,追诉的期限就应该短。这样才能既避免不必要的追诉,又不致放纵应加惩处的罪犯。由于我国刑法规定的法定刑,在最高与最低刑期之间有一个较大的幅度,加之被追诉的犯罪分子又未经过审理和判处,为了求得一致,刑法规定每种罪的追诉时效期限,一律以最高法定刑为计算标准。刑法第七十六条规定:“犯罪经过下列期限不再追诉:(一)法定最高刑为不满五年有期徒刑的,经过五年;(二)法定最高刑为五年以上不满十年有期徒刑的,经过十年;(三)法定最高刑为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经过十五年;(四)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死刑的,经过二十年。如果二十年以后认为必须追诉的,须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但对那些“在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以后,逃避侦查或者审判的,不受追诉时效的限制。”(刑法第七十七条)这是因为,逃避侦查、审判行为的本身就是犯罪的,说明犯罪分子不思悔改,逃避惩罚,抗拒改造,对这种犯罪分子的罪行,过了一段时间就不追诉的话,实际上就是对阴险狡诈的犯罪分子的纵容,就会丧失法律的严肃性和权威,也会引起群众的不满,故规定对这种犯罪分子的追诉时效不受限制,是符合国家和人民利益的。
  追诉时效的起算问题,刑法第七十八条规定:“追诉期限从犯罪之日起计算;犯罪行为有连续或者继续状态的,从犯罪行为终了之日起计算。在追诉期限以内又犯罪的,前罪追诉的期限从犯后罪之日起计算”。例如某甲原犯盗窃罪,追诉时效为十年,过了四年后又犯强奸罪,这时盗窃罪的追诉期限应从犯强奸罪之日重新起算。犯罪分子在追诉期中犯新罪,说明他恶性深,不肯悔改,有必要采用这个规定,使之不能逃脱法律的制裁。
友情链接 : 最高人民法院 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名录 SUPREME COURT OF THE PHILIPPINES ສານຄົນລາວຊົນສູງສຸດ ក្រសួងការបរទេសនិងសហប្រតិបត្តិការអន្តរជាតិ THE SUPREME COURT OF THE REPUBLIC OF THE UNION OF MYANMAR JUDICIARY OF BRUNEI DARUSSALAM ศาลฎีกาของไทย Tòa án nhân dân tối cao Việt Nam SUPREME COURT OF SINGAPORE Mahkamah Persekutuan Malaysia Mahkamah Agung Republik Indonesia 北大法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