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司法研究 > 正文阅览
标亮 聚焦命中
转第
下载 打印 转发
保留字段信息
页面宽度(px):

页面宽度范围为200至2000

行政审判中法律适用的几个问题

  人民法院在前一段行政审判工作中,认真贯彻、执行国家的有关法律、法规,并根据行政审判的特点,积极探索诉讼程序问题,总结和积累了贯彻行政诉讼法的一些有益经验,也提出了一些审判实践中亟需要研究和解决的问题。
  律师作为被告的诉讼代理人,在诉讼过程中是否能够调查、收集证据?
  笔者认为律师作为被告的诉讼代理人,同样要遵守行政诉讼法中对于被告的规定,即在诉讼过程中不能调查和收集证据。因为:第一,律师虽然是法律上有特殊规定的诉讼代理人,但他执行职务时也应当遵守法律的规定,包括要遵守行政诉讼法中的有关规定;第二,委托诉讼代理人只有在委托权限内代理当事人进行诉讼,因而,被告本身没有的权利,当然也不可能委托其代理人行使该权利,故代理人自然不能行使委托人员都不具有的权利;第三,从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三条的立法精神来看,就是强调行政机关在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要有充分的证据,同时,对行政机关依法行政提出严格的要求,防止行政机关在重新取证时向原告和证人施加压力,以更好地保护公民和组织的合法权益。如果被告的律师可以不遵守这条规定,那么在实践中就会出现规避法律的情况,即行政机关均可以请律师作诉讼代理人而不受该条款的限制,这样,就会使该条款的立法目的难以达到。综上所述,律师作为被告的诉讼代理人,仍应当遵守被告在诉讼过程中不得自行调查和收集证据的规定,以保证行政诉讼活动的正常进行。
  如何理解“被告不得自行向原告和证人收集证据”的规定?
  笔者认为,所谓“不能自行”是指立法在原则上确定了行政机关不能自己去施行收集证据的行为,即行政机关在诉讼过程中,不能自己去向原告和证人收集证据。
  因为,在诉讼开始以后,行政机关作为被告是与原告诉讼地位平等的当事人一方,而当事人一方再向另一方当事人去调查和收集证据,这显然在法律上是讲不通的,在实践中也是有害的。但是,遇有极个别特殊的情况,如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取了证,但因工作疏忽丢失了,而原先的证人有原证的复印件等,经法院许可,行政机关可以重新向原告和证人收集该丢失了的证据。
  在诉讼过程中,被告行政机关在一审时不依法举证,如不提交有关证据材料,不出庭应诉等,一审法院判决撤销其具体行政行为,该行政机关在上诉时又提交了全部材料,这时,二审法院如何办理?
  笔者认为,二审法院仍应当维持一审法院的判决。这是因为:第一,二审法院直接改判,一是无形中提高了审级,即可能造成只有在二审时,被告才出庭应诉的局面;二是可能导致不尊重基层人民法院审判权的后遗症,影响行政诉讼的正常开展;三是于法没有依据,即一审法院在行政机关不举证的情况下,依法判决撤销其具体行政行为是符合法律规定的,是正确的。这既不属于适用法律、法规错误,也不属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或者违反法定程序,因而,二审法院直接改判没有法律依据。因此,二审法院直接改判是不妥的。第二,发回重审也没有法律依据,因为根据法律规定,发回重审的原因只能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或者违反法定程序可能影响案件正确判决的,而这种情况显然不属于这些原因,因而发回重审没有道理,且这种发回重审,使一审法院也难以接受。第三,二审法院维持一审法院判决,在法律上是站得住脚的,在实践中也是有益的。因为一审法院在被告行政机关举不出证据时判决撤销其具体行政行为,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上都是正确的,二审法院理应依法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同时,这样做也有利于有效地促使行政机关自觉接受司法监督,维护社会主义法制的严肃性和权威性。
  对于行政处罚或行政强制措施不发给正式法律文书的当事人向法院起诉的,法院是否受理?
  笔者认为,只要当事人能够证明行政机关做出了具体行政行为,无论是何证明方式,法院都应当受理。从实践中看通常有些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正是通过不发给正式法律文书来限制当事人的诉权,从而逃避人民法院的司法监督。因而,为了切实保护公民、法人或组织的合法权益不受违法行政行为的侵害,法院应当受理。况且,行政机关做出具体行政行为后不给当事人发正式的法律文书,是严重的程序违法,也是法院判决撤销其具体行政行为的依据之一。
  如何理解“行政处罚显失公正”?
  笔者认为,在审判实践中,应当正确理解“显失公正”的内涵,否则,不利于法院审判权的全面、公正行使。我们认为“显失公正”就是非常的不合理,既包括在其他条件都相同的情况下,行政机关对甲的处罚和对乙的处罚非常悬殊;也包括违法行为与所受的处罚不相适应,处罚畸重;还包括处罚受到不相关因素的影响,从而不适当或不合理等。凡是遇到这些情况,且法院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就可以适用“显失公正”的规定予以变更。
  人民法院对于“显失公正”的行政处罚进行变更时,是否可以加重处罚,笔者认为,法院对于“显失公正”的行政处罚进行变更时,不能加重处罚,只能变轻处罚。因为,当事人向法院起诉是通过诉讼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如果起诉后反而加重了处罚,那就会增加原告起诉的顾虑,这就在客观上可能会限制原告行使诉权。由于行政诉讼一般是由于受处罚人不服向法院起诉引起的,因而行政诉讼是否能够正常和顺利进行,关键在于能否保证原告一方顺利行使诉权,如果原告由于顾虑起诉后可能会被加重处罚而不敢起诉,就会影响行政诉讼的正常开展,也不利于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如果在审判实践中,确有属于重违法轻处罚的情况,人民法院可以判决撤销该行政处罚,并同时判决行政机关重新作出行政处罚,而不宜自己直接加重处罚。
  在行政诉讼中,法院认为受行政处罚人的行为已构成犯罪,不宜按行政处罚处理时,应当如何办理?
  笔者认为,应当中止审理,移送至公安或检察机关处理,待有了结果再恢复诉讼。因为,如果对于构成犯罪的行为只给予行政处罚,这显然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损害了国家和社会的公共利益,因此,虽然行政诉讼法中没有规定,也应当移送公安或检察机关处理。但如果法院把原行政处罚撤销后再移送,就可能会给法院的审判工作造成被动,且可能会损害社会或其他人的合法权益。因为,移送出去的案件经有关机关审查,可能会做出不起诉或免予起诉的决定。如果法院把原受的行政处罚撤销了,那违法者就逃避了应当受到的行政法律制裁,这往往又造成受害人到法院缠诉。因此,采用中止审理的办法在实践中比较行的通,且对法院的工作来说也显得比较主动。
  关于行政机关侵权责任的形式有哪些,也就是说人民法院在侵权赔偿案件中判决行政机关承担责任的方式和内容有哪些?
  笔者认为,行政机关的行政侵权责任形式既不能说仅是金钱赔偿,也不能就认为与民事责任的形式完全相同。根据行政诉讼的特点和具体行政行为的内容的特点,行政侵权责任的形式除了金钱赔偿以外,还包括:承认错误和赔礼道歉,返还罚没财产,恢复原状,恢复名誉等。因此,人民法院在审理行政侵权赔偿案件时,除可以根据行政侵权造成的物质损失判决行政机关赔偿金钱外,还可以判决行政机关向原告承认错误,赔礼道歉,返还罚没的财产,恢复原状,恢复名誉等。
  [1989年全国法院判处的青少年犯罪案件继续增加
  (法统)
  近几年来,全国法院判处的青少年犯罪案件一直呈上升趋势,在刑事罪犯中所占的比重亦逐年增加。1985年青少年罪犯占当年刑事罪犯总数的45.98%;1986年占52.47%,比上年增加6.49个百分点;1987年占56.06%,比上年增加3.59个百分点;1988年占58.55%,比上年增加2.49个百分点;1989年占61%,比上年增加2.45个百分点。
  1989年全国法院共判处青少年罪犯293435人,比1988年上升36.64%。其中,不满18岁的未成年人有42766人,占刑事罪犯总数的8.89%,占青少年罪犯总数的14.57%,比上年上升31.79%;18岁至25岁的有250669人,占刑事罪犯总数的52.11%,占青少年罪犯总数的85.43%,比上年上升37.51%。
  从犯罪类型看,青少年在各类严重刑事犯罪中所占的比例都比较大:青少年抢劫犯占全部抢劫犯的72.6%,流氓犯占75.29%,盗窃犯占68.38%,强奸(含奸淫幼女)犯占56.28%,放火犯占50.71%,伤害犯占49.48%,杀人犯占45.97%,爆炸犯占44.73%,诈骗犯占35.36%,拐卖人口犯占35.04%,制造贩卖毒品犯占27.65%。
  从罪犯身份来看,在判处的青少年罪犯中农民占59.47%,工人占17.53%,社会闲散人员占12.77%,学生占3.19%,劳改劳教人员占1.94%,个体劳动者占1.77%,国家工作人员占1.07%。
  (法统)]
友情链接 : 最高人民法院 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名录 SUPREME COURT OF THE PHILIPPINES ສານຄົນລາວຊົນສູງສຸດ ក្រសួងការបរទេសនិងសហប្រតិបត្តិការអន្តរជាតិ THE SUPREME COURT OF THE REPUBLIC OF THE UNION OF MYANMAR JUDICIARY OF BRUNEI DARUSSALAM ศาลฎีกาของไทย Tòa án nhân dân tối cao Việt Nam SUPREME COURT OF SINGAPORE Mahkamah Persekutuan Malaysia Mahkamah Agung Republik Indonesia 北大法宝